安般蘭若 / 待分類 / 清風明月本無心,落花流水皆傳情

分享

   

【新世代自取點】清風明月本無心,落花流水皆傳情

2021-03-16  安般蘭若

清風明月本無心,落花流水皆傳情

作者丨清海微燕  主播丨竹子

編輯丨安般蘭若(ID:anbanlr




唐朝詩人張若虛有詩云:“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”

人生無常如浮雲,瞬息萬變;世事難料如流光,飄忽不定。

唯一不變的只有天上的明月,日復一日見證着人間的愛恨情愁,映照着塵世的悲歡離合,也成就着一篇篇動人的千古絕唱。

明月三千里,寄情千萬家

月亮最富有浪漫的色彩,彎月若神女初妝之眉,滿月似天空明亮之眸,總讓人遐思無限。

明月皎潔着相思的情意。

蘇軾到密州七年,卻一直未能與弟弟蘇轍團聚,心中惆悵不已。

中秋佳節,唯有託付明月,千山萬水寄相思:“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”,傳達彼此心靈相通的知己之情,亦師亦友的手足之情。這濃濃的親情比愛情還要完美。

與張九齡的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,杜牧的“唯應待明月,千里與君同”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明月催生着悔恨的眼淚。

清代納蘭性德《採桑子》有詩云:“明月多情應笑我,笑我如今,辜負春心,獨自閒行獨自吟。”

花開時節,容若獨自坐在淥水亭中,明月夜,斷愁腸,想起南國姑娘沈宛,他無法原諒自己,辜負了佳人相知相惜的柔情痴心。

明月流瀉着一生的哀愁。

“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”

才華絕世的千古詞帝李煜把一生濃縮成了一首巔峯的傳世之作——《虞美人》,也為自己的生命畫上了沉重的休止符,結束了半生浮華半生屈辱的人生。

一個寄人籬下、沈腰潘鬢的亡國之君,觸手春花皆含恨,入窗秋月盡含悲。那痛入骨髓的悲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清風本無心,何故飛情思

清風都是有温度的。春風温暖,如母親慈愛的手;秋風寒涼,似刀劍迸射的光。

朱熹筆下的清風是和煦的:“等閒識得東風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。”這清風催得百花齊放,喚醒了萬紫千紅的春天。

辛棄疾筆下的清風是爽心的:“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”這清風送來了十里稻花香,令人悠然神往。

李清照筆下的清風卻是淒涼的:“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他、晚來風急!”靖康之亂後,國破家亡,貴重的金石文物損失殆盡;

摯愛一生的丈夫趙明誠也陡然離去,只留下她孤苦無依,在悽風苦雨中如一葉浮萍,漂向未知的幽暗世界……這清風吹走了往日的歡愉,蒼涼了斑駁的歲月……

落花應有意,翩翩漫天飛

“留痕歲月墨不盡,花落花開總關情。”

桃李芳菲,海棠妖嬈,總讓人喜上眉梢;落紅滿徑,層層疊疊,常引人額蹙心痛。落紅成陣,匯成傷心雨。

曹雪芹有詩云:“花謝花飛花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”“試看春殘花漸落,便是紅顏老死時!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。”

字字句句如泣如訴,彷彿血淚凝成,把林黛玉對身世的遭遇和感嘆表現得入木三分。

她宛如透紅的花蕾,還沒來得及盛開,便被狂風驟雨折磨得枝枯葉敗,香消玉殞……

落紅化泥,依然香如故。

陸游有詩云:“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。”詩人身處逆境而矢志不渝,悲憂中依然透出一種堅貞的自信。

龔自珍有詩云: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”

落花並非無情之物,它勇於獻身,化作沃土,只為迎來花枝春滿的新氣象。

詩人心跡昭然,頗具涵包天地的博大胸懷,拳拳報國之心令人肅然起敬!

流水豈無情,輕歌向天涯

水至善至柔,綿綿密密,容納萬物而不濁,滋養眾生而不語。

寧靜時綠如藍,碧於天;飛流時則如銀河,似素錦。

秋水明淨,盪漾出一幅寧靜致遠的畫卷。

王勃有詩云: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

漫江碧透,霞彩飛空;江水映着碧空,碧空襯着江水,水色天光完美交融,何其博大壯闊!何其旖旎磅礴!

秋水淙淙,洗滌出一個空靈澄淨的世界。

王維有詩云:“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這詩情畫意之中,寄託着高潔的情懷和怡然自適的雅趣。

秋水綿遠,婉約着一闕眼穿腸斷的相思。

李清照有詩云:“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”詩人以清新之格調,幽美之意境,傳達出與趙明誠篤厚的伉儷之情。

蘭溪清澈,奏鳴着一曲意氣風發的交響。

蘇軾有詩云:“誰道人生無再少?門前流水尚能西!休將白髮唱黃雞。”曠達樂觀的詩人,以順處逆的豪邁情懷,煥發着生命的光彩,召喚着青春的活力,激動人心,催人奮進。

清風明月也好,落花流水也罷,本無歡喜本無憂。

冬去春歸,花謝花飛,萬物各行其道,自有緣法。多情的,是詩人的心。

五千年來,有些意象自帶悽楚與憂傷的色彩。比如梧桐細雨,深山鷓鴣,啼血杜鵑,悽切寒蟬……

其實,心自在,四時皆良辰;情深切,萬象盡美景。只要打開一扇心靈的晴窗,星辰大海便會穿越萬丈孤獨,向你飛奔而來。

若春風十里,且觀薺麥青青;

若夏花絢爛,且賞藕花亭亭;

若秋月如珪,且夢銀漢佳期;

若冬雪霏霏,且折著花寒梅。

林深時尚未見鹿,或許能採到一籃蘑菇;海藍時尚未見鯨,或許能撿拾一捧珍珠;

夢醒時也未見你,或許能在下一個路口與你不期而遇!

即使孤獨無依,也可與山水對坐,遙望山色臨窗秀,靜挽溪聲入夢清,任思緒在安恬裏自由奔放,開成一朵花的模樣。

一風一月一執念,一花一水一離合。

一筆一墨一山水,一詩一詞一人生。

誠如林清玄先生所言:“春華難得,夏葉難得,秋實難得,冬雪難得,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很難得。”

只要你點亮心靈的橘燈,珍惜所有的相逢,心有所愛,念有所期,春風定會鏤刻一個最好的你,堅韌、寬容又充盈,在千頃澄碧的時代裏衣袂飄飄,卓然獨立!

作者:清海微燕,本名馬豔曉(微信:xqfy856)河南省洛陽市人。喜歡用春風度量愛的世界,用詩歌記錄心的歷程,願把每一秒時光都凝結成耀眼的琥珀,把每一寸光陰都芬芳成靚麗的風景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